当前位置:文化遗产频道>> 正文
蓝草计划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字号 】【打印】【关闭】     2010-9-9 15:33:00   编辑:笨小孩  点击:
    2009年末的一天,接到好友黄黑妮的电话,参加了她参与筹办的中国农村扶贫项目“蓝草”计划的研讨会。
  
  研讨会是在北京城老建筑区中的一个四合院里举行,传统的中式建筑,略显拥挤但十分雅致的会场。在这里认识了专程从意大利赶来的COSPE协会项目负责人玛丽亚(MariaOmodeo),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儿童社会救助工作委员会总干事吴建英,社科院的学者沈红,凤凰湘援游扶贫协会项目负责人吉夫等人。
  
  “蓝草”计划是一个名为“让民族妇女身边有更多样的机遇”的少数民族扶贫项目,计划利用三年时间的培训和实践,扶持中国四川、湖南、贵州三省边远山区的羌族、土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妇女,通过授课、培训、交流与相互合作等多种方式,使她们能够提高文化素质,了解自身民族或社区传统文化及现代社会发展、生活、卫生等各方面的知识,了解当今环境保护、商品生产等知识,掌握、传承和利用自身的传统文化和手工技能,通过传统的、保护环境的绿色生产方式,改善和提高自己及家庭的生活水平。
  
  “蓝草”项目的拉丁文INDIGO是由InterculturalDevelopmentInfavourofGenderOpportunities的第一个字母组成,可译为中文的“蓝”。中国民间的蓝靛染料来自蓝草,蓝靛印染在中国民间自古有之,在四川、贵州、湖南三省也是和民间生活息息相关。蓝靛印染的蓝印花布经过反复漂洗、晾晒才会显出她的美丽。“蓝草”项目将结合中国传统文化与技艺在今天的现代社会中发挥作用、展现风采。
  
  可能是因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别情节,听到这个项目中包含了如此丰富的中国传统与民间文化的内容,心里感到很是亲切。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新的名词,在中国的兴起应起因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启动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约》(2003年10月17日通过)的定义:“‘非物质文化遗产’指被各群体、团体、有时为个人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和技能及其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各个群体和团体随着其所处环境、与自然界的相互关系和历史条件的变化不断使这种代代相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创新,同时使他们自己具有一种认同感和历史感,从而促进了文化多样性和人类的创造力。”
  
  非物质文化遗产与人类的社会生活密切相关,是世间各种群体或个人世代相传的文化遗产,由于依靠人的口传心授世代相传延续,人类社会发展进程的加速突显出其生命的脆弱性,传承群体或个人出现变化,如自然灾害、社会变化,甚至生活中的意外事件,都会造成遗产的失传或消亡。
  
  在上个世纪,随着世界工业化生产的大规模发展,全球化进程急剧加速,现代化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浪潮从各种领域蔓延到世界的各个角落,迅速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为了追求经济利益和现代生活,许多人放弃了传统的文化和生活习俗,充斥市场的现代工业品取代了传统手工制品,飞速传播的流行艺术取代了传统和民间艺术。文化生态环境的改变,资源流失,后继乏人,使大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着消亡的危险。为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0年启动了“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现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项目,并于2003年通过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约》。
  
  中国十分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2004年,中国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并积极参与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和“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自2001年至今,共有29个项目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和“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同时,在国内建立了国家、省、地市、区县4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体系,并已经公布了1028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1488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前面提到中国民间使用“蓝草”蓝靛印染的蓝印花布工艺、扎染工艺、蜡染工艺以及项目涉及到的苗绣、羌绣、土家族织锦等均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的时代,究竟怎样认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中国的一位学者曾写道:“对待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果提升不到珍视生存资源和文化资本的理论自觉高度,仅仅有像对待古董和收藏文物那样的保护意识,是绝对不够的。非物质遗产与物质遗产的区别就在于,它不是躺在博物馆里的文物,而是活生生的文化传承。需要重新启蒙的观念要点是:今天我们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对人类千百万年延续下来的无比珍贵的生存经验的自觉,是对历经沧桑还依然活在民间的文化传统的自觉延续。这样的活生生的当下传统,如民间剪纸、皮影或者傩仪表演,哪怕看上去非常简陋和普通,但也要比只能供后人凭吊的巍峨高耸的大金字塔更加具有文化生命的价值。”(《非物质经济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叶舒宪,《民间文化论坛》,2005年第4期)
  
  从二十世纪后期开始,世界经济逐步由工业化商品生产的模式向以服务、信息、文化产品为主体的经济模式转换,社会发展的经济主导由工业转向文化产业,社会生产的核心人力由制造转向创意。在这样一个时代,人类每一个群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蕴含着不可估量的价值,可以成为社会生产的资本,可以成为创意的源泉。
  
  但不幸的是,处于发展相对滞后的时期,人们往往认识不到这种价值,发达地区经济发展、生活模式的吸引力,令他们盲目地去追求经济的增长,付出了牺牲生态、环境和文化传统的代价,造成这些遗产的衰微乃至消亡。而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生活水准的提高,引出人们对精神生活和文化生活的需求;尤其是在面临经济转型时,创意产业的发展,迫使他们去寻找创造力的灵感,却发现自身的历史传统与民间文化这些最宝贵的资产,已经被自己丢掉了。
  
  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发展时期就有过惨痛的教训。今天已经发展起来的东南沿海地区,政府和社会都在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抢救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的经验和教训是值得借鉴的。
  
  令人高兴的是,“蓝草”计划中已经非常周密地考虑到了对传统文化和技艺的保护和利用。为在计划实施中能够更好地保护、传承和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提出一点思考和建议:
  
  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源自民间,保护和传承也应依靠民众的力量。应该注意建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人文环境和市场需求,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成为民众的自觉行为,成为民众生活的一部分。
  
  二、在对农村妇女的技能培训中,不仅要教会她们如何操作,也应使她们了解这种技能中的文化内涵。例如传统染织、刺绣图案的含义、成品的用途等等,通过这些让她们了解自己民族的文化与传统,以增强文化传承的意识。
  
  三、“生产性保护”是传统手工技艺保护和传承的重要途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注意产品的文化内涵和传统形态的延续。同时也应注意运用现代商品经济和法律的手段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持有者、传承者和生产者的各种权益。
  
  四、非物质文化遗产涵盖的范围很广,很多传统、习俗、知识在今天看来仍是很有益处,如尊老爱幼的传统和习俗,有关自然、物候、卫生等的传统知识与习俗等等,应该注意发掘、保护、传承和利用,令其在新农村建设中发挥作用。
  
  最后,祝愿“蓝草”项目取得成功,结出累累硕果。
来源:本站综合
 
 本月热门
版权所有  2006-2009秦·文化资源网(qwh5000.com)